沈越向客栈周边的街坊打探滦州镇周家的消息,众人对他家却不太了解,这周家距离滦县县城几十里地,虽是大门大户,行事却深居简出,不曾听说过与这家店铺有什么关系。

  想着信上的内容,沈越心中虽有疑虑,但情况紧急,那周家距县城很近,说不定在此安插有其他眼线,如今这是唯一的线索,必须早做决断。

  “这几日沐将军他们已经开拔回军,赵大哥你先带几人接应他们,说明此事详情,他们之前传信要在青松岭见面,估计会在那里埋伏重兵,约定之期即到,咱们没有过去必使他们疑心,还请沐将军施以援手将他们围剿。”沈越看向赵猛,郑重说道。

  “沈东家放心,我一定将消息带到,沐将军面冷心热,一定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  “高大哥先回魏县,找欧阳县令借兵,若真是那周家人所为,他们定会给青松岭的人送信,那里荒山野岭,信鸽不能传信,估计会派人过去,你们在路上堵截,切断它们的联络。我带剩下的人去周家,这样咱们三路出击,争取将这伙人除掉。”

  三人分好工,纷纷带人上路。

  此时,一间小木屋内,平兰正给一个同龄的男孩喂水,这男孩名叫小泰,是这里一个打杂的小工,前两日平兰被关进这里时,小泰暗地里偷偷给她带了些水果,但不小心被看守的人发现,一番毒打,也被关了进来。

  “你人真好,我在这里天天受他们责骂,长这么大只有你对我这么关心。”小泰感激地说道。

  平兰用手帕擦去他头上的汗珠,柔声道:“你这傻小子,谁让你笨手笨脚的,那些坏人不敢把我怎么样,我沈大哥很快就会找来救我的,到时候你和我们一起走。”

  “可是沈大哥会看上我这个穷小子吗?我听外面的人说,他本事可大了,还会制作非常厉害的火器。”小泰神情黯然说道。

  “那是当然,沈大哥足智多谋,但心地也很好,他当初救了我们一家人,又热心帮助些流民,还会写书呢。”一提起沈越,平兰话题多了起来,自顾自的喋喋不休,“那些元兵也是因为沈大哥会制火器才抓我过来,想利用我要挟他,还想逼我说出沈大哥的来历,但他们与我有杀父之仇,还打伤了柳姐姐,我绝不会告诉他们。”

  提起柳若水,平兰语气有些激动,自被抓那日,柳若水一路追踪想要救她,这伙人带着她多处转移,想甩掉柳若水,最终还是在滦县城中被追上,柳若水寡不敌众,不幸中了他们的圈套,被暗箭射中,带伤离开,不知现在怎么样了。

  虽然开始时,平兰因沈越对柳若水有些殷勤,令她心里有点小小的不平衡,但经过这次柳若水冒死相救,那点心事已经烟消云散,把她当做知心的姐姐,担忧起来。

  “那沈大哥真有那么厉害吗?如果我能活着出去,一定要拜他为师,不知师祖是哪里的高人,能传授给沈大哥这么多本事。”小泰心向神往的问道。

  “这个我也不知道,沈大哥从没提起过他的师门,我会帮你向他说一下,不过你可要勤奋机灵一点,否则沈大哥不会收你为徒的。”平兰笑着说道,这两日相处,她对这个苦命的男孩有些同情,也幸亏有他陪伴,自己才不会被关在这里感到害怕。

  “恩,谢谢你,我人看上去虽然笨了些,却也识的些字,还曾在书房见过沈大哥写的西游记,我偷出来看过,很有意思,沈大哥的老家是海边的人吗?不知哪里听来这么多海上的故事?”

  “这我也不太清楚。”平兰感觉自己说的有些多了,虽然小泰还是个孩子,但关于沈越的事不能对外人讲,也就不再言语。

  见气氛沉默下来,小泰自觉问的太多,有些尴尬的说道,

  “一会儿他们又要抓你去审问了,你不要担心,我私下里听他们讲,等抓到沈大哥还要带你一起走,所以不会太为难你,你也不要跟他们反抗,咱们要平安等到沈大哥来救。”

  平兰点头回应,平静地坐到一旁。

  不大功夫,屋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,门被打开,两个人高马大的汉子走到平兰面前,娇小的身子站起,平兰像是要出门的大小姐,若无其事的随他们走了出去。

  待三人走远,门外却又闪出一个素衣老者,满头大汗的走到小泰面前,说道,

  “少主,刚才县城来信,说那沈越已找到咱们的客栈了,包老掌柜等人被围堵在里边,已经身死效忠。”

  坐在地上的小泰起身站起,已不复刚才乡下土孩子的模样,目光犀利,双手背在腰后,旁若无人的踱步沉吟。

  “包掌柜既已被他们发现,那之前阿爹的部署就很难再发挥作用,不知沈越收没收到去青松岭的消息,此人的确有些智谋,时间一长,他们也会按图索骥,终会打探到这里来。”

  “咱们在此地经营了这么多年,官府都从未发觉那些店铺与咱们的关系,想必那沈越初来乍到,也难以轻易找到,若是咱们贸然有动作,怕是会给他发觉,那之前的心血都将付之东流。不如先给老爷传去消息,听听他怎么安排。”老者恭敬地说道。

  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可咱们也不能心存侥幸,先派人给阿爹他们传信过去,等到夜里我带着平兰转移到乡下别院,你守在这里应付,他们就算来了也找不到什么证据。”小泰皱眉说道。

  “少主所虑周祥,我这就派人去准备。这几****受苦了,我看着你从小长大,连粗茶淡饭都没让你吃过,现在却为了帮助老爷,甘心让手下人鞭打,我这心里都有些不落忍,给你带来些饭菜,趁那小姑娘还没回来,你先吃点垫垫饥。”老者慈爱的说道。

  “为了复兴我成吉思汗一族的荣光,这点罪又算得了什么,只是那平兰虽然心善却也有些心机,还没套出有用的消息,不过若沈越真能找来,我倒不介意拜他为师,让他助我成就复兴大业。”

欢迎大家访问:九点半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dbxs.com/book/43341/3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