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古往今来,生命如恒河沙数,无论是弱小的种族还是强大的种族,都无一例外在世界上留下过足迹,世界霸主更换了一个又一个,神族陨落了,龙族绝迹了,妖族隐没了,世界终于迎来了人类最辉煌的时代。当白契问起它们为什么归隐时,玄武却不愿回答,他也只好作罢。

????“真想亲眼看一看啊,你们这些小家伙能创造出多么辉煌的文明……”

????“老头子你可拉倒吧,你这么大个头,别把人家吓着,我看呐,早没咱们落脚的地儿咯。”

????白契在心中暗暗点头,可不是嘛,现在想找个完全没有人类的角落,难哟,这人口数量比他前世没少到哪里去。因为有灵气的存在,灵气使用者们涉足一些禁地也不成问题,就连在大陆另一面的远洋龙城也偶有人类探访。这个世界上,再没有什么世外桃源了,也不存在这些远古大妖们的容身之所。

????“唉……也不知道我的那些老友们怎么样了,甚是想念啊……”

????老友?这么说神兽还互相认识的吗?

????“您认识彩凤吗?就是那个身边有两条小龙的,白色的……”

????见白契双手作拍打翅膀状比划来比划去的,玄武笑道:“哦,你说那只小鸟啊,我估计它大概是最晚归隐的那一批吧,毕竟我打算久居此地时也劝过它,当时它的态度还很坚决……”

????“它死了哦,就在去年快要入冬的时候。”

????玄武悠然的话语戛然而止,半晌,只余一声叹息。

????“果然,还是逃不掉啊。”

????“估计是因为那小娃子执念太深,和人类扯上太多关系了吧?”

????……

????龟和蛇就这件事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论起来,白契在一旁听得出神。

????(力量强大的妖族……为什么要躲起来呢?难道从那个时候开始,就已经有人开始对神兽动手了吗?还是说不只是神兽,而是针对整个妖族?唔,我在野地穿梭那么久,好像还没见过妖族呢,只在书上看到过妖族的定义来着……)

????“谢谢你啊,人类,我可以问问你的名字吗?”

????“啊?哦,我叫白契。”对于神兽,他倒是没什么戒心。

????龟蛇相视一笑,显然是明白这名字代表着什么。

????(为什么啊!他俩明明连面部肌肉都没有,但是为什么我能看出来它们在笑我啊!有毒吧!)

????“咳,说起来,还没有做过正式的自我介绍,我们合称玄武,我是武龟,它是玄蛇,你可以叫我们阿武和阿玄,种族不同,也不用在乎什么长幼尊卑,别客气。”阿武的语气里还带着笑意。

????“不知道下一个能陪我们说话的人类什么时候能来,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,相逢也算是缘分一场,拿着这个。”阿玄不知从何处甩出一块漆黑的鳞片,足足有成年人的手掌那么大,白契手忙脚乱地接住,发现上面有类似龟甲的纹路。

????“这是?”

????“玄蛇鳞片,没什么特别的,也就是坚硬了那么一点而已,你要拿去卖了或者留着防身都可以。”

????“……哦。”

????(那么豁达的吗,居然说可以拿去卖……)

????如果真的拿去卖,碰上识货的人,估计会引起轰动吧。

????想起彩凤的下场,白契浑身一颤,迅速将鳞片放入怀中。卖是不可能卖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卖的,那样不仅给玄武招来杀身之祸,他自己大概也跑不掉,怀璧其罪的道理他不是不懂。

????“好了,这种地方也不是你能久留的,封月大人,请把白契带出去吧,再待下去他的眼睛会瞎掉的哟。”阿玄冷不丁对着洞顶冒出一句话。

????(原来这么柔和的光也是会致盲的吗!)

????白契一脸“怎么不早说”的表情,被之前突然出现的诡异力量再次拎了起来。

????“再见。”他朝玄武挥挥手,没想到玄武并没有立刻回应。

????直到他又进入恍惚状态,听见远方传来一声叹息:“但愿能再见吧……”

????随后,迎接他的是陌生的灰暗洞窟以及眼前的一把剑,周围的玄冰依旧在散发莹莹幽光。

????“……封月?你在吗?”白契尝试着喊了一声,突然出现在这么个地方,感觉毛毛的。

????“还有事吗,没事就快滚,别赖在我这不走。”还是熟悉的嫌弃声音。

????“好的好的,您说什么就是什么,我马上就走。”白契可不是会随便发脾气的人,在帝剑跟前还是乖巧一点比较好。不过刚转过身,他又转了回来:“那个,往哪出去来着?”

????原本等候在外的狼王听见动静走了进来,见到白契时眼中有一瞬间的惊讶:“你刚才去哪了?”它没敢问封月。

????“呃,这个……”

????瞅着白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狼王叹了口气:“算了,不想说就不说吧,走,我带你出去。”

????坐在狼王的背上一路走出玄冰峰,白契一直沉默不语。

????他在反复咀嚼玄武的话,这些神兽似乎真的是在逃避什么危险。究竟是什么呢?它们不应该强得可怕才对吗?而且它们好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样子。

????走出玄冰峰,狼王迈着缓慢的步伐在雪原上行走,留下一串爪印:“白契,你的事做完了,是不是要回去了?”

????“嗯。”

????“你以后还会再来吗?”

????突然甩出这么个问题,白契的大脑一时有些宕机。

????“啊?不知道啊,也许?”反正他这辈子还长,指不定以后有什么事又要来一趟呢。

????“喔,这样。”狼王的脑袋垂了下来:“我难得闲下来,想听听永冻大陆之外的事呢。”它现在知道的那些事都是上一任极地月蛾告诉它的,时过境迁,世界难免发生变化。

????“闲下来?”狼王不是要一直巡逻的吗?难道……

????“轮回已被破坏,新的守护者也由封月大人定了下来,我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,也不必再去尽自己的义务了。”说白了,就是退休养老。

????千年的生命,说没就没?白契有点难以接受:“新的守护者?谁啊?顶替了极地月蛾的位置,现在就开始所谓的轮回?”

????“没有轮回了,他顶替的是我们两个的位置。”

????从此以后玄冰窟里再也不会有月蛾破茧而出,雪原上也再不会有被选中的、无法融入族群而独自流浪的幼狼。

????结束了,都结束了。

????“至于新的守护者是谁,我时日无多,等我死了,你自然会知道的。”

????“……多久?”

????狼王自然是知道白契在询问它余下的寿命:“可能是几年,也可能是十几年……我也说不准,只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灵气正在慢慢流失。”待灵气完全散尽,它也该阖上双眼了。

????白契低下头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????“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会回来的……”大概吧。

????他也知道这句话没什么含金量,顶多算得上一句安慰而已。

????可是狼王还是轻轻地回了一句:“谢谢。”

????小鬼鸦轻轻地降落在白契身上,确认刚才的寒气消失不见后,缩成一个黑团子钻进了白契的衣服里。

????“马克西姆呢?”白契想起来自己好像答应过马克西姆,回去的时候叫上他一起的。

????“他在住地等你,我先带你回去拿你的行李。”

????(好吧,那家伙怎么可能没有我积极……对了,说起旅者住地……)

????“天气不再反常,以后应该也会像之前那样偶尔有冒险者和旅客过来了,你可以从他们口中听故事啊。”

????“是个好主意,唔……或许我可以去请求封月大人把我变成人类的模样,做住地的接待者?”

????白契眼前一亮,没想到狼王这么上道:“行啊,真有想法,可以的话就试试呗。”

????“你们人类都有名字吧?那我叫什么呢……叫白契可以吗?”

????“别!”

????(怎么办啊我要不要告诉它这是通缉犯的名字?)

????“我怕你运气不好!”

????(我真机智。)

????“喔,也是,那再说吧。”

????(???为什么劝说成功后我反而不开心了。)

????玄冰峰上的未成年动物们早就各回各家了,等白契到达之前待过的狼窝时,小白狼们摇着尾巴跑出来,其中一个的嘴里还发光。

????发光?

????“不要咬我的水晶啊!”


欢迎大家访问:九点半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dbxs.com/book/91870/133/